澳门美高梅国际

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<cite id="xz27z037ya"></cite>
  •  首页 
    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    我的七年之“痒”
    来源: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:陈永刚 时间:2019-08-12 字体:[ ]

    2012年7月14日,年少轻狂、意气风发的我走出了校门,来到电建市政公司(原水电十三局)。从此,我由一个农大人转变为一名光荣的十三局人,也开启了我远离家乡的“暴走模式”。

    非洲印象

    忘记乞力马扎罗,忘记东非大裂谷,忘记马赛马拉,还你一个真实的非洲电建人身影。

    2012年11月11日,那个“双十一”还不叫购物节而是叫光棍节的凌晨,一个光棍托着重重的行李箱,夹带着各种重机械的配件,第一次走出国门,踏上了远去非洲的旅程。尤记得,皎洁的月光,将我的影子拉得极长,斜斜地交错在登机的甬道里。

    出国之前,我对非洲的印象还停留在电影里—炽热的阳光,短缺的食物和水,头顶重物的黑人女子,还有数不尽的苍蝇蚊子。在注射了各种从未听过名称的疫苗后,心中怀着忐忑与不安,我缓缓登上了远去的飞机。

    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,由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转机,几经辗转,前后历经18个小时,终于抵达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。旅途的疲惫可以用第一次出国的兴奋来掩盖,我很庆幸自己还能用蹩脚的英语与人周旋,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。

    对于非洲,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或许是广袤的大草原;亦或是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。然而,当我缓缓走出机场,踏上非洲土地的那一刻,迎来的却是一股夹杂着绿树和青草味儿的清爽,与旁边美丽倩影的芬芳。

    坐上司机的座驾,汽车缓缓而行,到了项目部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临时办事处。本以为初到异国他乡,会有些许不适应。谁料晚上意外吃了中国大厨做的晚餐,竟完全没有了异国他乡的感觉,反而觉得家乡味儿更浓了些。

    第二天早晨,我怀揣着办事处借给的5000肯先令,坐上了前往项目的大巴车,十几个小时的车程,途径大草原,穿越东非大裂谷。在草原上飞驰的时候,偶尔可以看到长颈鹿,或者碰到几匹斑马。当然,除却眼前异国的风情,偶尔侧目,还能看到各种动物的排泄物!

    如果说,在草原上奔驰,你还有心情去欣赏美景;那么,当汽车辗转上了山路,剩下的便只有惊心动魄了。司机沿着小山路一路颠簸,旁边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悬崖。坐在车上,生怕车子侧翻下山,心里只能默念“祝我平安”。

    到达目的地已经天黑,肯尼亚基苏木公路修复项目营地位于基苏木机场和维多利亚湖之间,项目营地旁边是东非最大的油库,警察星罗密布,不得不佩服当初选营地时把中国“风水学”用得恰如其分。

    项目部的生活,也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糟糕。河水洗澡、草丛如厕、蛇盘声入睡、枪鸣声惊醒,这些想象中的情节都不存在。

    营地建设有单人间和双人间,同时配有独立卫生间、洗澡间,篮球场、活动室也应有尽有。最可喜的是,项目上有两个地道的中国厨师。当我还在暗暗窃喜这种舒适的环境时,强力的紫外线却让我在一周内脱了两层皮,以至于一个曾经叫我“小白脸”的同事后来在工地上把我误认成当地人。但我知道,这才刚刚开始,而我已经做好了迎接各种挑战的准备!

    在肯尼亚一待就是三年,从国外项目小白到试验室和现场施工门门通,当然中途也有坚持不下来快要崩溃的时候,但在身边同事的悉心疏导和相互照料下,大家都坚持了下来。

    非洲三年,使我收获了太多革命友谊——工地老大哥郭哥、技术能手于哥、测量大拿明明、会计呼呼、财务小谢子、研究生姜哥。听说有一次,项目总工私下问姜哥“你说小陈为甚每次见到都是笑眯眯的”,后来姜哥转达问到我,我说还不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人,让我工作的同时又有了家的温暖。

    在基苏木的时候,我是年龄最小的,当然渐渐成长,到最后也成为年龄最小的工地负责人。我在那里收获了友情,学到了如何与国外监理相处,也学会了处理路基施工、试验测量中的各种疑难杂症。

    “菩萨保佑,节日快乐!”每每当我收到来自材料工程师Elisa Kidance邮件,我都会感谢一个人,基苏木项目总工,那是一个让大家既崇拜又敬佩的人。是他教会我如何让与国外监理相处,在他的指导下,我跟监理工作人员建立了深厚友情,直到现在分别几年了,每当节日,依旧少不了来自国外的祝福。也是他让我稳下心来,一步一个脚印。“一线的经历会对你将来会很大帮助。”这是他拍着我的肩膀对我讲的话。

    在肯尼亚工程界,基苏木公路项目总工还有其他班子组成了Sinohydro颜值天团,项目经理的“冷笑”、施工经理的“分头”、商务经理的“娃娃脸”,还有被设备物资耽误了的电脑专家——常务副经理,他们的这些外号并不会随着项目的结束而消失,这些记忆会永远伴随着项目的每一个员工。

    出征“土豪国”卡塔尔

    实际的非洲没有电影里的热,但土豪中东是真的和电影里一样,又“土”又豪还又热。

    随着基苏木公路项目接近尾声,按照公司安排,基苏木公路部分人员被派到卡塔尔GTC606管线项目工作。由于其市场的特殊性,项目前期工作开展异常艰难。以我所负责的顶管为例,凡穿插卡塔尔油气管线的施工作业,第一步需要油气公司备案;第二步必须有公司人员和监理人员同时考取油气公司工作许可证(纯英文考试,笔试五科,面试一科),仅为了督促项目人员积极备考以通过考试,项目经理就组织过多次会议;第三步申请油气公司许可挖取探坑取三维坐标,同时一个油气公司许可证只能办理一处许可,且持证人员必须每天上班前去油气公司开会,然后才能每个人在各自办理许可的地点旁站,且每天只能进行六个小时;第四步根据探坑坐标,做顶管顶管方案并报油气公司各个部门审核,报批程序需要经过监理、业主再发送到油气公司;第五步办理顶管施工许可,流程与探坑相似。

    接下来还有后期的维护等等,光流程就需要人踏破门槛想破脑袋。

    当然,其他工区的工作也不比顶管简单多少,对于一个每天下午两点下班的国家,稀缺的时间、繁琐的流程严重制约了工作进度,增加了工程项目难度。

    卡塔尔的夏天异常炎热,室外温度高达50多摄氏度,每天出门必须携带加冰水,室外一分钟全身湿透。最糟糕的是卡塔尔除了热还湿度大,三四月份还有严重的沙尘暴,那酸爽绝不愧对土豪国的“土”字。

    2015年5月到9月整个项目尚未全面开工,但有一半管线处在另外两个公路项目施工区域内,为了协调,我们必须在对方公路未施工前把14个交叉区域的管线铺设完毕,对于第一次铺设1600毫米DI管的我们来讲,工期和精度都是挑战,40多度的高温,不定时的沙尘暴,风沙加高温状态下水准仪的读数就像水浪一样。

    这种条件下,现场工人每天24小时两班倒施工,管理人员每天16个小时巡查,按时完成了施工任务。与高温与时间赛跑的例子太多,感动的故事也太多,因为在艰苦环境战斗就会有动人的故事。

    作为全球人均GDP连年第一的石油国家,他的豪也是有目共睹的,普通家庭的别墅加陆地巡洋舰仅是标配。因为工作原因,我需要每天早晨去卡塔尔油气公司报到,慢慢由于“臭味相投”,我和他们的油气协调运输部门负责人成了好朋友,每天早晨他会让服务生提前备好一杯卡布奇诺,等待我前去汇报现场的工作,同时更多的是他想更加了解我们这个东方古国的风土人情。八十年代的香港、九十年代的上海、二十一世纪的北京、异域风情的甘肃、靓丽的苏州,还有广州地摊上的烤鱿鱼、饭店的蒜蓉蛏子这些都是他对中国的记忆。

    很有幸认识这个中国通,这个跟他们同事介绍我为他的异国兄弟的老朋友,为GTC606项目打开了很多绿色通道,使和油气管线相关的项目工作如期完工。

    项目的进展离不开领导的决断和对员工的认可,以我自己来讲,当时我是项目上最年轻的部门主任,以至于有些有年龄论思想的同事心里会有意见,当时项目经理说了一句话:“你们谁能考出油气管线证书,并把工作做到小陈一样好,我立马给更高的职务。”说者无心,听着受益。这句话让我觉得为这个项目付出再多也值得,领导的肯定是员工的最大动力。

    在项目进行过程中,也出现过很多员工积极奉献的感人故事。管线老陈创造的每天600米的装管记录,修理班师傅旧机械改造再利用,管厂老唐的发明专利,全能操作人员魏师傅一人既开拖车又开吊车,还有为了进度热晕在管子旁边的工人,为了进度几年不回国休假的尼泊尔工头,还有被装载机和挖掘机耽误了的翻译菲律宾员工Jone和Dong。

    国外工作的“小惊喜”

    2015年底是个特殊的季节,项目上的一个女孩子奋力减肥,同时又发奋学习考取了油气管线工作许可证(毕竟有了这个证就可以接近我,我是负责相关工作的)。

   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穿着靓丽的衣裳,手里拿着油气管线证书跑到我的跟前跟我说,我也有证了,你可以带我去办许可嘛?我可以请你吃饭吗?我可以跟你谈对象吗?没错,她就是我现在的老婆,我家宝宝的妈妈,她的穷追猛舍终于打动了我,现在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。所以,我特别感谢GTC606项目,包括跟随多年的项目经理,还有温文尔雅的周经理。

    重归故土,不忘初心

    2017年,随着卡塔尔项目收尾,我结束了国外50多个月的“暴走旅程”,非洲、中东是我经过的地方;四个年头,三个春节,在国外一个“硕博连读”的时间,让我历练成长。

    曾几何时,在阳光将影子拉长的登机的甬道里,那个踟蹰缓行的我,踏上飞机的那一刻,便沉下了心,决定建功立业、驰骋沙场!像老一辈的十三局人那样,留下了青春,追寻梦想。

    来到安徽公司快两年了,不多不少奔走七年,七年之“痒”,“痒”在心底,泛起波澜,触动着最初的那颗炙热的心,奋发向上,斗志昂扬!

    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    浏览次数:
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